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争议现金贷:可否等同于高利贷?靠暴利覆盖风险?

2018-09-23 10:23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参与互动 

标签:电绝缘 http://www.babesfromrussia.com 新宝马

视频:银监会:将用科技手段监管网络借贷  来源:央视新闻

  “现金贷”烈火烹油

  与一般互联网行业相比,互联网金融公司上市背后的套利冲动更强,无论是资本方,还是公司自身,都希望在监管规则明确之前,上市或者套现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闵杰

  34岁的罗敏,从北漂到找到创业方向,用了十年时间。从创办“趣店”,到把它带到华尔街上市,用了三年半时间。而从一夜之间身价百亿,到陷入巨大争议,只用了一周时间。

  10月18日,以“现金贷”为商业模式的趣店在美国上市,被认为是今年以来中国企业在美上市最大的一单IPO。上市当天,市值直冲百亿美金,创始人罗敏身价也超百亿人民币。

  但对来自江西小镇的罗敏来说,还没来得及享受人生中的高光时刻,趣店和它所代表的“现金贷”商业模式,立刻陷入了无休止的质疑中。

  与此同时,“蝴蝶效应”开始显现,受此影响,10月25日,在美国上市的3家中国互联网金融平台趣店、宜人贷、信而富股价集体大跌。趣店大跌7.24%,宜人贷下跌7.25%,信而富大跌9.67%。

  最近对“现金贷”尽快进行严格监管的呼声越来越强烈。近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在“2017首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表示,包括“现金贷”在内的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任何金融活动都要获取准入。

  “高利贷”之辩

  不知不觉间,现金贷业务的体量已经发展到不能忽视的地步。

  上市当天,并无金融牌照的趣店,市值却超过18家上市银行,上半年利润超过6家上市银行,营业收入则超过4家上市银行。

  趣店的上市,放大了市场对“现金贷”的质疑。

  10月23日,上市5天后,趣店股价暴跌19.4%,股价跌至26.59美元,逼近24美元的发行价。这次暴跌,在很大程度上与罗敏让人“啼笑皆非”的回应有关。

  10月22日,罗敏通过一个名为“卢泓言”的自媒体账号,发布了一份“趣店罗敏回应一切”的对话访谈,试图对各种质疑进行自我辩白。

  不过看起来,这份回应不仅没有达到效果,反而引发对“现金贷”更广泛的争议。

  “你们做高利贷吗?”

  “罗敏:我们的年化利率从0到36%。36%是一道红线。我们要做长久的事业,我才34岁,还有很长的路,不会跟自己过不去。”

  这是回应声明中的一段对话,试图回应关于现金贷最核心的一个质疑:现金贷是否就是高利贷?

  根据2018-09-23《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的司法解释,“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

  参照这一规定,36%的利率水平成为社会上普遍判断高利贷的临界点。

  “现金贷平台普遍存在高利贷现象。”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很多现金贷平台为了规避36%的“红线”,在利息之外还要收取服务费、滞纳金等,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从实际情况看,各平台利率的确非常高,符合判断高利贷的特征。”

  2017年4月,由银监会会同十四个部委成立的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网贷整治办专门发文,要求各地全面摸清“现金贷”风险底数。

  在这份文件中,特别提示,部分现金贷平台可能存在的几个突出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利率畸高。

  “部分平台采取日息、月息等概念吸引借款人,而实际年化利率超过36%,造成部分借款人负债累增。”文件显示,已经注意到媒体的报道,“现金贷”平均利率为158%,最高的“发薪贷”利率高达598%,实质是以“现金贷”之名行“高利贷”之实。

  在利息之外收取服务费,但服务费被刨除在年化利率的计算之内,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这是“现金贷”平台降低年化利率的潜规则。

  另一个潜规则,在业内又被称为“砍头息”,指的是一种网贷平台放款金额低于显示的借款金额的现象。举例而言,当一个人在平台借入30000元时,年化利息为20%,他收到的金额可能只有27000元,被扣掉的10%被网贷平台以先扣利息、手续费、管理费、服务费、咨询费等各种方式收走,借款人实际承受的利息是22.2%,高于平台宣称的利息。

  “砍头息”导致的结果是,折算下来的年化利率,可能远远高于法律规定的36%以内的民间借贷年化利率。

  “根据《规定》的相关内容,现金贷业务的利率是按照综合融资成本来计算的,而不是名义融资成本。”一位北京市网贷行业业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现金贷平台要将利率控制在36%的红线内,就需要在反欺诈和运营上达到一定投资强度才可以实现。

  另一个更受“诟病”之处在于,一旦逾期不还,还可能面临高额滞纳金。在《趣分期服务协议》第6条“违约责任”有这样一条:“您若未能依本协议的约定按时支付相应款项,则须向甲方支付逾期违约金。逾期违约金的金额按您所有未偿还价款总金额的1%为日息进行征收(不到1日按1日计算)。”也就是说,如果借款人逾期还款,每天的滞纳金是未还金额的1%,那么一年将产生365%的滞纳金。

  不过,是否可以将现金贷等同于高利贷,也存在争议。

  “一般现金贷是短期、小额的贷款,借款期限非常短,一周或者一个月比较普遍。现在普遍折算成年化,的确很高,但在贷款期限内,利息占的比例不是太高。”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还有另一个因素,一般来说,如果不违约,不会出现短贷变成长贷,不会出现罚息,如果能在合同期限内还贷,就不能称为高利贷。在他看来,简单把现金贷等同于高利贷,不够合理,“但对于逾期还款利率的上限和罚息的上限,应该有个规定,不能无止境地罚息。”

  靠暴利覆盖风险?

  在现金贷商业模式中,另一个备受争议的地方是:风控措施是否有效?是否依靠暴利来覆盖风险?

  为了回应质疑,罗敏在回应中抛出了让人震惊的“福利论”。

  “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

  趣店创始人罗敏的这些“金句”,很快在网络上引发了潮水般的调侃和反驳。

  不催收的说法,和趣店的招股书“自相矛盾”。招股书中曾披露:趣店会通过发短信和自动打语音电话给借款人催款;如果没有成功,趣店的催收人员会打电话给借款人,必要时还会上门当面收款。其中,如果用户逾期20天以上,趣店会主动向芝麻信用披露。

  一位P2P行业从业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和催收公司合作,几乎是所有网贷公司的必备选项,而在网贷公司中,“现金贷公司是最受欢迎的”。

  不仅如此,暴力催收也非常普遍。在民间借贷中,有“人死债清”的说法,即只有人死了,债才能一笔勾销。

  趣店的招股书中也明确提到,只有三种情况下会停止催收:借款人死亡、被认定为欺诈、逾期达到180天以上或者催收达到一定次数。

  “网贷行业对风险都有一定容忍度,但肯定不等同于放任。”黄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不催收是不现实的,“只不过出现了暴力催收等社会问题,平台为了避免被指责的一种说法。”

  趣店的风控体系也让人怀疑。罗敏在回应中提供了这样一种说法,“不追讨,不逼债,这不是一个道德问题,是一个能力问题。”

  对于这种能力,他提供的依据是:“下单要借钱的用户有4800万元,他们都有芝麻信用,只有30%多能借到我们的钱,其他都通过风控剔除了。”

  罗敏所说的“自己的风控系统”,是在2017年第二季度刚刚上线的人工智能风控系统。但实际上,趣店的流量来源和风控,都大量依赖支付宝的芝麻信用。招股书显示,自从趣店于2015年11月开始转向线上放贷、接入支付宝之后,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向蚂蚁金服分别支付了620万元、1130万元的信用分析费用。

  而前述P2P行业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网贷行业,大部分公司的风控数据,都是买来,或者换来的,“很多公司在从事非法的数据收集和买卖。”

  在风控方面,平台自身也并非一无是处。根据罗敏的说法,趣店在风控方面,也有一套自己的玩法:“我们累积了1亿次交易和相关的数据,在其中打上了很多的标签。比如,一个人每天都在申请,说明不靠谱。一个人在凌晨下单,说明不靠谱。一个人的ip总在变化,不靠谱。我们要求用户填三个地址,如果他的地址不全,地址很怪,说明不靠谱。一个人总浏览很贵的东西,比如256G的iPhone,可能不靠谱。”

  不过,野蛮生长的行业里,迅速做大规模往往比风控更为紧迫。在流量面前,风控往往只是流于形式。有媒体报道,有的平台只要提供芝麻信用分截图就能借到钱。不过,代价是,越是容易借到钱的平台,期限便越短、利息也越高。

  “由于现金贷行业都不是持牌经营,没有规范、依据、行业标准,各有各的做法,有的风控做的好,有的风控做的差。”黄震表示,一些做短期、高利的就不太规范。

  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今年4月的发文中,也提示了这方面风险:现金贷“风控基本为零,坏账率极高,依靠暴利覆盖风险。部分平台大力招聘线下人员,盲目扩张,且放款随意,部分平台借款人只需要输入简单信息和提供部分授权即可借款,行业坏账率普遍在20%以上。”

  坏账率比信用卡还低?

  在罗敏口中,趣店的坏账率只有0.5%,“比信用卡还低”。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这完全不符合常识。

  根据央行2016年2月发布的数据,我国信用卡坏账率,也就是逾期半年未偿信贷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32%。

  事实上,不仅是现金贷,在整个P2P网贷行业中,平台主动公布的坏账率都有很大“水分”,真实的坏账率是这个行业不能捅破的秘密。

  在中国网贷业内,一个可以拿来参考的案例是信而富,这也是一家已经在美国上市的网贷平台。

  信而富招股书披露,坏账率的计算方法是:用违约180天以上的贷款总量除以各类贷款从2011到2016年5年的总贷款量。由此得出,截至2014年底、2015年底和2016年底,其生活贷款的整体坏账率分别是7.3%、11.8%和14.9%。

  “由于现金贷行业信息披露不透明,很难判断准确的数据到底是多少。”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行业中的实际坏账率,很有可能会高于20%,这个判断的依据来自于,他曾经看过捷克一家消费金融公司的报表,有些年度的坏账率曾经超出过20%,目前也维持在10%以上的水平。

  在他看来,捷克金融环境相对较好,而且这家消费金融公司也是持牌金融公司,所以数据相对可靠,“我国的社会信用环境不够完善,现金贷公司普遍野蛮生长,风控手段欠缺,基于这种比较,高于20%的坏账率是完全可能的。”

  而相比坏账率,对现金贷行业而言,另一个更致命的威胁在于,共债(多头负债)问题,甚至滋生了一些利用网贷平台风控弱点、专门进行骗贷的群体。

  低廉的线上造假成本,层出不穷的信用诈骗手段,再加上目前网贷征信系统不发达的漏洞,给现金贷的风险识别带来了巨大挑战。

  罗敏在回应中也提到了这一点,他认为,传统银行的风控,跟科技金融公司的风控是两回事。

  “传统银行的贷款额度很大,小的贷款它看不上,所以它面对的风险,是鉴别贷款人有没有还款的能力,所以它要看你的工资条和房产证、社保。我们的贷款很小,客单价900元,他打几天工就能还上,我要面对的风险,是恶意欺诈。”

  在他看来,传统银行的风险是还款的能力,而现金贷的风险是还款的意愿。

  相比恶意欺诈者,共债人群的识别难度更高。一些有欺诈历史的人,往往会上“黑名单”,通过实名认证或者扒取通讯录能够识别出来,但这些手段只能确保把欺诈者挡在门外,却无法准确识别共债人群。

  “撸平台”,是一些共债群体发明的新词。对很多人来说,撸了五六个平台,都是常有的事。比如,最开始用蚂蚁花呗和京东白条进行分期消费,然后借网贷和现金贷还钱,借新还旧以贷养贷,利息越养越多。

  前述北京网贷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以北京为例,北京市网贷协会已经建立了一个国内的网贷平台数据交换平台,用于解决高息转贷、多头负债和过度负债等问题。统计数据显示,该系统接入31家网贷机构,数据索引800多万条,多头负债者超过2%,高息转贷者超过1%。

  天使还是魔鬼?

  罗敏或许没有想到,趣店上市后,整个现金贷行业成为烫手山芋,模式也受到拷问。

  一般认为,随着消费时代的到来,作为消费金融领域的一个细分,现金贷在中国出现有一定的必然性。

  “现金贷是普惠金融的实现方式,有很大需求,但也有很多风险和问题。”黄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根据美国的研究成果,有现金贷的地方,违法犯罪的发生率更低,“如果这些需求得不到满足,不仅会转向地下高利贷,甚至可能因为无奈,转向抢劫、偷盗等违法犯罪。”

  前述网贷业内人士则明确对“现金贷”模式持否定态度。他在今年4月针对“现金贷”撰文称,“在中国当前缺乏征信服务基础设施的前提下,现金贷业务无法确定资金使用场景,无法解决多头负债带来的过度借贷问题,缺乏建立在大数据基础设施上的反欺诈核心能力,由于互联网的外部性导致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崩盘只是时间问题。”

  在他看来,不是所有需求都应该得到满足:“他要吸毒,你还要给他递上烟枪吗?”

  对现金贷的监管口径,董希淼的建议是疏堵结合。一方面,应继续加大对各类现金贷平台的清理、整顿和引导,实施功能监管和穿透式监管。另一方面,正规金融机构要在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面向低收入群体、大学生群体开发有针对性的新产品。如提供额度可控、价格适中的信用卡、消费贷款、创业贷款等,帮助这些长尾客户形成良好的金融消费习惯。

  黄震也持类似观点,对违法犯罪的机构要取缔、要打击,但是对规范经营、产生了一定社会效果的企业,“虽然没牌照,可采取类牌照的监管方式,逐渐加以规范。”

  而前述网贷业内人士并不主张过早让现金贷合法化,“建议在加强民间借贷信息共享、建立和开放个人征信系统、建立大数据反欺诈等核心风控的基础上,再考虑渐进地开展类似业务。牌照监管会导致监管成本和监管风险过高。”

  在他看来,消费场景化才是小额信用更现实的路径,也就是有更明确消费场景的分期消费金融。“在外部性强化、基础设施不充分、早期的阶段,更多是建议结合场景来提供信用借贷,更有利于规避平台甄别和定价的挑战,有利于提高违约成本,也更容易提高对于客户行为的识别。”

  “无牌”现金贷将是监管重点

  当前,对现金贷的探讨已如烈火烹油,各种监管收紧的信号也越来越强烈。

  今年4月10日,中国银监会下发《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首次点名“现金贷”,要求做好相关业务的清理整顿工作。

  四天后,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就向各省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联合工作办公室下发《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这份通知还附上了一份排查名单,涉及429个APP、72个微信公号和117个网站,几乎涵盖了市面上所有涉及现金贷业务的平台。

  这份《通知》对“现金贷”整顿工作并未给出明确时间表,侧重于摸清“现金贷”风险底数,要求各地于每月10日前,按月将相关整治进展情况进行报送。

  不过,一些地方已经对“现金贷”提早动手。有媒体报道,今年8月,上海市黄浦区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公室召开闭门工作会议。会上,黄浦区在全国首次提出对现金贷利率封顶,要求不得超过36%。不得收取砍头息,服务费不能在本金中扣除。

  监管靴子何时落地仍然是一个未知数。最新的权威信号是,10月19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中共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上表示,今后整个金融监管的趋势会越来越严。

  “今后监管越来越严,主要是指所有金融业务都要持牌,而没有牌照的现金贷肯定是当前监管关注的重点。”黄震分析,对现金贷必然会出台进一步的监管措施。

  在监管压力下,除了已经赴美上市的趣店之外,更多涉及现金贷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正在加快境外上市的脚步。在业内人士看来,与一般互联网行业相比,互联网金融公司上市背后的套利冲动更强,无论是资本方,还是公司自身,都希望在监管规则明确之前,上市或者套现。

  上市之后,趣店投资人、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百亿美金的故事——趣店投资过程全揭秘》。文章的结尾,他透露,罗敏的目标是500亿美金的公司。

  而面对风雨欲来的监管和公众的口诛笔伐,罗敏的500亿美金梦能否实现,已经打上了大大的问号。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叶攀】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夏都街道 桐梓林北路西 罗坑镇 惠新东桥东 堤北市场 张河 青海湖乡 共康新村 杨庄户乡 南板桥胡同 东港区 下浦街道
柳芳北街 长桥 天路通 积石山移民工作站虚拟乡 沂源县 巧报镇 环湖东路 保田 乌海市乌达 马台乡 创业园街道 同庆
夹道灯岗 政区沿革 省会合肥市 关口街道办事处 杨家板桥镇 鲁城街道 骖鸾路 双牌乡 黑牛城道李七庄北里 永勤乡 庙坡村 大飞村 桃园社区
http://www.imiao7.cn http://www.kinnisonengineering.com http://www.liuyangedu.com http://www.babesfromrussia.com http://www.mingshiqipai.com http://www.123touchrugby.com http://www.wangpanba.com http://www.zhuomashi.com http://www.mingshiqipai.com http://www.jutaixin.com http://www.nairjx.com.cn http://www.nairjx.com.cn